文章列表

如果乐器也有灵魂,它们应该具有怎样的气质

时间:2017/1/21 14:15:12

  

  “乐器到底有没有灵魂?”

  我想,乐器与演奏者之间灵魂气质的传递转换是相辅相成的。乐器,将自身气质赋予演奏者,于是演奏者便卓然独立于芸芸众生;演奏者将自身灵魂注入乐器,于是乐器便在他们手中活了下来。

  现代社会,乐器越来越多样化,音乐表现形式越来越丰富,东方的、西方的、东西方完美融合的,在这众多音乐形式中,笔者个人更偏爱中国传统音乐,所以今天就先谈一谈中国传统比较突出的几种乐器具备的气质。

01

古琴

  古琴是仙风道骨的大师,万物不萦于心。它能赤脚行于深山薄雾之中,安然闲适,它亦能抛袖飞纵流水之上,爽朗快意。

  气质如明月皎皎,当空而照,清冷而静谧,神秘而高洁,就像它的声音,时而低沉,时而悠然,时而清如溅玉,时而颤如龙吟,让听者在此其中魂兮来去。

02

竹笛

  竹笛是翩跹的妙人,活泼灵动,爱憎分明。它的气质是春的明秀,淙淙流水,嫩柳新发;是夏的炽烈,骄阳似火,纯粹热烈;是秋的愁惶,空空之声直上云霄,染红云霞;是冬的尖锐,万籁俱寂中唯它一往无前。

  竹笛给人的整个感觉是生机和意趣盎然,多表现一些欢快的场景,让人闻之如见稚童嬉戏,生命活力彰显无遗。江南烟雨的秀美也常用它来表达。

03

  箫是失意人的最好表达,像浪迹天涯的浪子、居无定所的独行侠、高处不胜寒的上位者等,总有深沉的思想想要抒发。它的气质如孤寂的荒漠,从天边回响过来的苍凉声音没有边界,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唯有偶尔出现的一两声狼嚎与之纠缠,缈缈不绝。

  它的气质也如厚重的宫殿,一层层修复,又一层层坍塌。它的气质还像陌上的人送别,吹起了飞花,飘飘洒洒。

  箫是很有气质的乐器,哪怕独独一支,也能吹奏出一段缠绵悱恻的曲声,引人入胜。

04

二胡

  说起二胡很多人都要想到阿炳,想到地下通道里乞讨的乞丐,很多人也说它的声音不好听,拉拉嘎嘎,生硬刺耳,所以很少有人愿意去学二胡这门乐器。

  到今天,我们应该打破传统的对二胡的误解,二胡虽多表现悲戚的情绪,但也有赛马等欢快的曲目,且表现起来一点也不比其他乐器逊色。2008年,邓建栋在维也纳金色大厅里用二胡演奏了一曲《赛马》,技惊四座,更是以二胡独有的声音描摹赛马的嘶鸣,形象生动,给民乐和国人狠狠地争了光。

  二胡的气质应当从街边的乞讨者转变为有内涵的教书先生,一袭长布衫子往那儿一站,自有一种厚德载物的气场散发出来。

  现代社会经常有人笑谈“人丑就要多读书”,在这个看颜值的时代,颜值不够实力来凑,最好还得有气质。虽说“腹有诗书气自华”,但现代社会这么浮躁,沉淀心情已相当艰难,通过读书培养气质那是遥遥无绝期。

  所以,去学门乐器吧。你想成为什么气质的人,根据乐器的气质量身打造,修饰你气质的同时还能为自己增添一门绝技、提升自身的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