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为分享音乐而来的单簧管王子

时间:2017/1/3 9:48:51
来自中国的单簧管王子

  作为单簧管演奏家,成都小伙子浩天被家乡人记住,离不开2010年那场名为"单簧管的梦想"的独奏音乐会。因为这一场音乐会,世界最难单簧管作品之一,《降E大调第二单簧管协奏曲》(又称施二)时隔28年后再度回到中国舞台。

  据说,"施二"对不少国际上大名鼎鼎的职业单簧管演奏家都是一个挑战。在音乐表现力上,23岁的浩天表现出了超越年龄的成熟。

  事实上,早在2007年,浩天就在世界著名艺术学校--英特拉肯成功举办过个人独奏音乐会,一鸣惊人,成为业内倍受关注、寄托厚望的新秀。但是浩天很淡定,对于他来说,每一次的演出只为分享音乐而来,他在意的并不是掌声。

  

来自中国的单簧管王子


  决定专门走这条路 让妈妈的心拔凉

  浩天会去学单簧管,起初就跟抓周似的,只是一场偶然。

  1997年,浩天9岁,正赶上"学生减负",撤了力的功课留出大片的空闲时间,家人就寻思,干脆让孩子学样乐器吧--钢琴、小提琴第一时间就被否决了,对于这些强调"童子功"的傲娇派,9岁的年纪显得太晚,于是范围圈定在了上手条件比较轻松的单簧管,而一条信息更是让浩天妈妈吃了定心丸:"四中有一个管弦乐队,想着孩子会一样乐器,到时候考试还能加分。"

  跟那些从小就定位走专业之路、进行特殊培养的孩子不同,单簧管此时对于浩天来说只是一个锦上添花的酱油角色:每周去老师家里学一个小时,其余时间练琴几乎是一种放松和享受。

  那时候的浩天家常常上演着这样的段子--

  妈妈:功课做完了?

  浩天:做完了。

  妈妈:想要什么奖励?

  浩天:练琴。

  时间就这样滑过去三年,某些微妙的改变也慢慢酝酿成熟。2001年,浩天该升初中了。"浩天文化课成绩不错,加上又是区三好,直接免试进了四中。结果他又要报名考川音附中,我本来挺支持的,想着也算是一个历练,没想到这孩子考完了对我说,要上川音附中,还特别坚决。"四中,在成都人心目中的分量不言而喻。浩天妈妈还记得,面对着四中和川音附中的两份录取通知书,自己的纠结,她下意识期盼孩子能"幡然悔悟"。

  然而那份念力并没有传达给浩天,或者说浩天故意不予接收:"当时得知一起学单簧管的孩子考上了上海音乐学院附中,一下刺激到了我,原来是可以专门走音乐这条路子的。我喜欢单簧管,我想专门学习它。"

  这是母子间第一次严肃的对话。四中报到截止日期的前一天,浩天跟妈妈正在春熙路逛街,手机响了,那边问:"怎么还不来报到?再不来算你们自动放弃了。"妈妈最后一遍问儿子:"你确定吗?"儿子说,"我确定。"

  大势已定。挂了电话,浩天妈妈"心里拔凉拔凉的。"

  

来自中国的单簧管王子

  "我就要吃他用手板心煎出来的鱼"

  进入川音附中,浩天一早就锁定了目标:考上海音乐学院附中。

  在那些从小就上音乐附中附小的孩子当中,浩天半路杀入,是不折不扣的"插班生"。但是少年小小的好胜心,的确能成为一种积极的促力。在川音附中的三年,浩天一直绷紧着去勤奋用功,眼看着自己离目标越来越近--考高中的日子要到了。

  然而,先遇到的却是当头一盆冷水。

  "2004年过完年就去了上海,提前准备考试。专业课和文化课都没问题,但是乐理就非常恼火,而上海音乐学院附中是一所对乐理要求特别高的学校。"当年给浩天补习的老师测了测他的乐理,20分,直接丢出一句话:"你如果考得起,我拿手板心煎鱼给你吃!"

  "我就要吃他用手板心煎出来的鱼!"不服输的性子被撩动,浩天的小宇宙就此爆发。此后的一个多月,在浩天的记忆里就是"噩梦般的魔鬼训练"。

  常常地,浩天妈妈已经睡下了,浩天还靠在床头背乐理;浩天妈妈半夜醒来,浩天还靠在床头背乐理;浩天妈妈半夜醒来发现儿子睡着了,伸腿过去踹醒儿子,浩天接着靠在床头背乐理。不是不心疼,浩天妈妈一早就劝过儿子:"的确太难了,咱们还是回去吧。"但是儿子很倔强,"我就不回去,我就想挑战一下自己。"

  断言浩天考不上的补习老师是个重庆人,性子相当火爆,奉行鞭笞教育,一同补习的同学们都悄悄称呼他"猛男"。课程强度大,再加上猛男的恶言恶语,有的学生坚持不下来,打道回府了,浩天能忍,因为他更专注于弥补自己的不足:"从小学钢琴的人听音相当厉害,音准也比较好,而且管乐跟钢琴发声又不同,有时候听着听着我就错乱了。那时候乐理对于我来说,就像一个没上过奥数班的人去参加奥数竞赛,我天天想,怎么样才能掌握它的技巧呢?"

  无论如何,猛男终究是欠下了一顿手板心煎鱼。以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上海音乐学院附中的浩天,很快将遇到音乐生涯中一位至关重要的伯乐。

来自中国的单簧管王子

  打开眼界,就会放大自己的梦想

  萨宾·梅耶是当今世界最杰出的单簧管演奏家,2004年应邀来华参加第七届北京国际音乐节时,在上海音乐学院附中开设了一个大师班。

  如此珍贵的面授机宜,浩天当然不会错过。而这次,他得到一句令他欢欣鼓舞的点评:"能够演奏很快速而复杂的音乐,同时保持音乐美,你是我见过的学生中极有天赋的,但还不够,我建议你出国去接受更专业、系统的学习,因为单簧管毕竟是西洋乐器,打开眼界的时候,就会放大自己的梦想。"

  就在这一年的寒假,浩天第一次进录音棚,一曲《威尼斯狂欢节》被制成光碟,寄往美国最负盛名的艺术中学--英特拉肯艺术学校(Interlochen Arts Academy)。半年后,跟录取通知书一同到达的,还有极难获得的全额奖学金。两年后,浩天再度以全额奖学金考取全美排名第一的罗彻斯特大学伊斯曼音乐学院。

  如果说之前推着浩天向前走的更多的是好胜心,那么在伊斯曼,浩天头一次真切地发觉自己到底有多喜欢单簧管,"那种氛围太舒服了,所有人都在专心做音乐。"

  就像一条顺理成章走下去的路,却遇到太过惊喜的美景,一不小心把整颗心都交出去了。因为这份热情,天赋不再仅仅拘泥于技巧的追求,更成就了一种悟性。曾经有位教授在纠正他的声音处理时,兴奋地跳到桌子上:"太棒了!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而通彻也让演奏带上了攫取人心的力量,美国著名的单簧管演奏家乔恩·曼纳希评价这个中国孩子,"他是一个具有很高艺术造诣的全面发展的青年音乐家,即使在伊斯曼这个群星璀璨的地方,浩天也无疑是光彩夺目的。"

  如今,浩天是美国第一流管乐团--伊斯曼管乐团的首席单簧管演奏家,有大师评价他"指触清朗动人,音色明亮剔透,如水晶般晶莹剔透"。国际著名指挥家、贝多芬家族后裔托马斯·路德维希听过他的演奏后,特邀他作为独奏嘉宾,加盟2010年亚特兰大贝多芬交响乐团秋季音乐会,因为这次演出,浩天被美国媒体赋予了新定语:"来自中国的单簧管王子。"

  每当被叫做王子,浩天都有一点不好意思,但是心里也会悄悄地乐一下--一个23岁的年轻人该有的小小虚荣。不过,连这也都是短暂的。音乐像一个屏蔽体,吸纳所有的光环和赞誉,浩天站在里面,没有紧张,无关征服,不需营造,他只是在静静吹奏他的单簧管。

 (信息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