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从"旺都之恋"走进一个民族的心灵史

时间:2016/12/30 16:55:16

15年的时候,一部标榜民族文化传承的文艺爱情片进入眼眸,那是个一见即真爱

宣传片花放给大家一起共赏,懒的人就看动图吧。

       官方宣传为:讲述在美国大学度金融专业的麦克瑶裔青年麦克在毕业焦虑之际,回到广东瑶乡“从心开始”的以连南民族歌舞、风土人情为题材的爱情故事。在片花中强健有力的鼓点节奏,刚武有力的瑶族舞蹈,一下就把你带入了彷如“歌舞青春”这般的励志电影,也有点冲劲想去学这乐器学这长鼓舞。

 

       瑶族长鼓,一看看上特像装饰性强的非洲鼓,但是小编保证绝对不是一回事。瑶族长鼓,两头大,中间小,鼓身细长,呈两个倒接的喇叭状。鼓身用沙桐木或其他硬质木材整段原木铸造成中腰较细而实,两端稍粗的形态;再从两端挖空内腔,形成两个共鸣鼓腔。两端蒙上牛皮或羊皮或山兔皮,最传统的做法则是采用林麝皮作为鼓面。鼓皮由鼓钉固定在鼓的两端。鼓分大小两种,大长鼓全长1米以上,鼓面直径0.2米,中间鼓腰细7~8厘米;小长鼓长约0.8米,鼓面直径约0.1米。。传统长鼓鼓身通体染天然植物漆料及桐油作为防腐防潮,饰有云头、日月、龙凤、花草或鸟兽等彩绘花纹,色调鲜明,极富有民族风格。也有用竹圈蒙皮的,则在竹圈四面垂以丝穗为饰。有的还在鼓的两端和鼓腰系以八个小铜铃。瑶族长鼓既是一件民间乐器,也是一件古朴而精致的工艺美术品,富有浓郁的民族风格。击鼓时常用黄泥浆糊在鼓面上,调节音色,故这种舞蹈也称黄泥鼓舞。

 

“湘水东西踏盘去,青烟云雾将军树。社中饮酒不要钱,乐神打起长鼓舞。”

——(宋·沈辽《踏盘曲》)

       可见瑶族长鼓作为瑶族大鼓类中的一系,谓之源远流长。

       关于长鼓的起源,在瑶族民间流传着一段动人的传说:很早以前,瑶族人民决定选举一位领袖, 率领大家抗御外族统治者的侵略。一天,一声巨响,空中直降一道白光,插入一块巨石之中,变成一柄长剑。人们议定,能将剑拔起的人,将是全寨首领。多少人跃跃欲试都失败了,只有一名叫冬比的青年将长剑轻轻拔起。于是,他被全寨推举为首领。他率领大家为反击外来侵略、保卫瑶山打了无数次胜仗,最后负伤牺牲。瑶族人民在包头布上插上一根长长的白鸡翎,象征那闪光的长剑,从深山砍来梧桐木,制成长鼓,以手拍击,发出“咚比、咚比”的音响,寄托怀念冬比的哀思。

       因此瑶族的鼓类中还有铜鼓和陶鼓。而长鼓却更为知名。瑶族长鼓主要流传在“勉”瑶族系和“平地”瑶族系中,又称花鼓,瑶语叫“汪嘟”,亦为古代细腰鼓类乐器之变体。流行于广西、广东等瑶族聚居地区。如湖南江华瑶族自治县的人民在春节、盖新房、庆丰收、祭盘王等庆典礼仪时,都要表演长鼓舞。因瑶族进入江华地区的时间差异,以及所处地理条件的不同,长鼓舞也演变出了多种形式:盘古长鼓舞、芦笙长鼓舞、锣笙长鼓舞等。

       瑶族长鼓舞的舞姿刚健,风格淳朴。相传长鼓舞有七十二套表演程式,而每一套又分“起堂”、“移堂”等若干动物细节,长鼓舞分“单人舞”、“双人舞”、“群舞”等类型。。击鼓有文打武打,有高桩和矮桩之分。文打动作柔和缓慢,武打粗犷豪放;有2人对打、4人对打,也可大群人围成圆圈打,即所谓的多人舞,气氛热烈,鼓声洪亮。表演的动作大部分是反映生产、生活内容,如建房造屋、犁田种地、摹仿禽兽动作等,形象生动,富有生活气息。如模仿动物的金鸡跳杠、金鸡展翅、山羊反臂、画眉跳笼、鲤鱼晒籽等,其动作特征是粗犷、勇猛、奔放、刚强、雄劲、彪悍、洒脱。不管是跳、跃、蹲、挫或旋转、翻扑、大蹦、仰腾等动态,都表现了瑶族人民热情奔放、坚强勇敢的性格特征。而模仿植物的大莲花、扫地梅花、雪花盖顶、古树盘根等多为二男二女舞或二男对舞。有的还可以在一张八仙桌上手舞长鼓,边打边跳。一般以唢呐、锣鼓伴奏,有时也唱"盘王歌"来助兴。

       表演时,舞者用一条彩带绑着两头"鼓颈",挂在肩上,横于腰间,右手五指并拢,使掌随着音乐节拍拍击发出“比”声;左手随着音乐节拍,鼓手左手握住长鼓的鼓腰上下翻转,左手持一竹片,敲打鼓面,发出“冬”音。 这样表演者随着舞蹈动作,变换节拍,有节奏地连续击拍,便发出“冬比冬比冬冬比”的浑厚激昂之声,来表现不同的内容和情绪。若配之牛角、芒锣、唢呐伴奏,则如古代列队排阵厮杀,鼓角喧天,山鸣谷应,振奋人心。

       当然,因为存有地区差异,粤北山区的长鼓舞动作更刚劲有力,粗犷洒脱;广东排瑶地区的长鼓舞为柔缓起伏的步伐为基本动律;广西大瑶山则为鼓手为男子,女子持手巾边舞边唱穿插其间,真真的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在过去,长鼓舞一般为重要节庆或祭祀才能跳的,如瑶族打长鼓大多在农历三月三、六月六、八月十五、十月十六日举行。尤以十月十六日瑶族"盘王节"最为盛行。并且一个寨子最多为有两只长鼓,一只为族长持有一只为祭祀巫师所有。而现在,那种祭祀祈福上天的意味渐渐淡去,瑶家逢"过新年"、农历十月十六"耍歌堂"等传统节日,或是喜庆丰收,恭贺新婚等喜庆场合,青年歌贵们就可即兴而跳,一呼百应,龙腾虎跃。由刘铁山、茅沅曲,章鸣编曲的《瑶族长鼓舞》,经由钢琴曲和葫芦丝演奏则分外温婉柔美细腻。

       如旺都之恋的导演宁敬武所说:“数百年的民族文化在现代化发展浪潮下如何生存,找到自己的位置,是一个严峻的问题,通过这部电影,他希望能让更多人在娱乐中予以思考,看到老一代的民族文化传承者的努力。”……“老舞者们的努力,实际上是很悲壮的。”

       现代社会中民族文化的传承、发展与重构但愿不是停留在神话。央视有一期《探索.发现》是讲长鼓文化传承,值得一窥。

       瑶族长鼓舞有如一首东方吉普赛人的迁徙史诗,轻轻轻轻地挥手兹别,它依旧在瑶山的每一个峰头上起舞,在每一个瑶族儿女之间继续它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