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去北川,听姑娘为你作情歌

时间:2016/12/1 16:12:25

小小竹片中间空,

麻绳扯奏响叮咚,

房前屋后碉楼上,

花前月夕起春风。

 

  在往昔,每当节日庆典、婚嫁、男女青年恋爱,都能看到这幅吹奏口弦的画面。

  你认真的样子,一定是最动人的美丽。

  美丽的羌族姑娘正在吹奏他们的传统乐器——口弦。

 

   在羌族老人之前流传着的关于口弦的凄婉的爱情故事。

   据传说早在数千年前,一位叫尔玛撒哈的羌族小伙子看上了一位叫白珠的羌族姑娘。为了打动白珠的芳心,尔玛撒哈尝试着用几个竹片,做成一个简单的乐器送给白珠。白珠试奏后,音色清雅,因而芳心大悦。后来,尔玛撒哈的舅舅给他定了一门亲事,尔玛撒哈虽不愿意,但又不敢说出来,只好闷在心里。白珠知道后,成天不吃不喝,愁眉苦脸。尔玛撒哈成亲那天,白珠伤心地爬到对面山上,一边演奏口弦,一边朝尔玛撒哈的家里眺望,白珠最后跳下了山崖以死殉情。从那以后,羌族青年男女在恋爱时,男青年都将制作一副口弦送给女方,以示信托。这就是最初的羌族口弦子。

  

   口弦是羌族妇女专用的简单乐器,是羌民族在长期生产劳动、劳作歇气时,羌族妇女边歇边搓麻绳中发明的一种民间乐器。口弦也是羌族青年男女恋爱的媒介,小伙子往往做一个好口弦送给女方,作为爱情的信物。如果姑娘喜欢上了哪家小伙就为他吹奏《羌家小伙好聪明》这首曲子。

 

   口弦属于小巧玲珑类乐器,外型简单,形同一双小竹筷拼凑在一起,它用当地一种青竹制成,音色十分独特。口弦长约11厘米,厚约0.15厘米,从中分为一头宽约1.3厘米,另一头宽约0.8厘米的形状,成酒瓶形状的小竹块,再将中间雕刻成长约8厘米的形如笙管中之簧片。两头各凿一小孔,前孔(小头处)穿麻线,一左手无名指、小指挽之,大、食二指捏穿孔处,横侧贴腮靠近微微张开的嘴唇间,以气鼓簧片。后孔(大头处)用近30厘米的麻线穿之,以右手食、中二指挽线徐牵动之,鼓顿有度,其簧闪颤成声。根据牵动力度大小和口腔形状、气息大小和唇舌位置的改变,构成音阶和旋律。

  

   口弦演奏全凭演奏者扯动麻线的力度和舌头触及簧片的位置以及口形大小、口中气流的强弱而定。通过一侧的麻线拉动产生的震动来传音,其声清雅袅袅,余音不绝;音律的改变全靠演奏时扯动麻线的力度和舌头触及簧片的位置,以及口型的大小、口中气流强弱来决定,演奏难度大。

  

   口弦生动的反映了羌族人们的生产生活状况、劳动场景、喜气场面和内心世界及青年男女的爱慕之情。主要是在劳作歇气时和婚丧嫁娶、节日庆典时由妇女扯奏,有独奏和合奏,演奏青年男女联络感情的情歌,有歌颂英雄人物的赞歌,有劳作歇气时的苦歌等。口弦其音乐绵绵悠长,如高山流水,潺潺不绝,生动形象传神,所表达的意韵往往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妙不可言。

 

   现在,相对封闭的羌族生活也受到了现代文明(音乐、电视等)的冲击和影响,羌族男女恋爱时不再将口弦作为爱情的信物。老一辈羌民中能“扯”口弦子的越来越少,同时口弦的制作要求高、难度大。制作口弦的材料——金竹被砍伐,翻黄金竹更难寻找,而用其它材料代替,声音效果差。羌族口弦及它的传人都处于濒危和期待抢救保护的状态。

   “作为羌民族独特的乐器,现在会演奏者寥寥无几,面临失传的命运。”北川羌族自治县文化馆干部王霞说,羌族独有的非物质文化的传承也面临者严峻的考验。若你有机会去北川羌族,一定要去听听这姑娘为你而作的情歌。

点我点我,我们一起去听“羌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