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在喀纳斯,一边找“水怪”一边听“苏尔”

时间:2016/11/18 11:06:39

说起新疆喀纳斯,最吸引人的就是“水怪”了。把脑子从“水怪”里扯出来,看看周围的风景,广袤的密林、清澈的湖水是不是非常迷人呢?再多走走,到禾木据说是成吉思汗西征士兵的后裔——图瓦族人最集中的村落,听一听中国音乐的“活化石”——“苏尔”乐器。

“苏尔”是图瓦艺人自制的一种口笛乐器,长度有一尺多,是用长在喀纳斯的苇科植物、图瓦语称为“达芒勒西”的芦苇草茎秆掏空内瓤制作而成,工艺十分简单。“苏尔”呈淡褐色,上粗下细,外形与竹笛相似,顶端有一个特别的吹孔,靠近下端的部分有三个音孔,最下面一孔离端口四指距离,第二孔离第一孔三指,第三孔与第二孔有四指的距离。有学者认为,“苏尔”是中国古代汉唐诗歌中大名鼎鼎的乐器——“胡笳”,若这样考究,岂止是几百年的历史。

“苏尔”的音质不是很纯粹,高亢时像图瓦老人在山谷里放声高歌,低沉下来时如老人絮絮讲话,带着年代赋予的沧桑与岁月经久的嘶哑,从中可以感受到洞箫、竹笛、葫芦丝的声音。听图瓦人用“苏尔”吹奏喀纳斯比较流行的曲子《美丽的喀纳斯湖》,整个人仿佛融入了自然中,脑海充满了喀纳斯的秀水青山。无怪乎图瓦人说“‘苏尔’是来自大地的声音。它发源于喀纳斯美丽的山水,与那里的树林、湖水密不可分”。在图瓦人看来,“苏尔”是他们和大自然交流的一种手段。

演奏者图瓦人民间艺人苏尔传人——孟克义

“苏尔”对图瓦人有重要的意义,但由于吹奏方法不易、学习难度大、过于古老,愿意吹奏“苏尔”的年轻人不多,喀纳斯现在会吹奏的图瓦人十分少,表演者通常为代代相传下来的老艺人的子孙。吹奏“苏尔”时,需要用嘴唇半衔着顶部,牙齿歪着咬住半边吹孔,以舌抵孔,凭肚中丹田之气吹奏;同时还要让喉咙发声,引起乐器的共振发出另一种声音。没有经过专门的训练,想要吹奏“苏尔”乐器,相当艰难。“苏尔”现在正面临着失传的境地。

        新疆的大地真是神奇,多少像苏尔一样的文化瑰宝深藏民间,保留着婉转悠扬的千古呼唤,让我们依稀闻到他们来自遥远的风雅气息。如聆听到流落到匈奴大文学家蔡邕的女儿蔡文姬(即蔡琰)献给曹操《胡笳曲序》︰“…胡笳本自出胡中,缘琴翻出音律同。十八拍兮曲虽终,响有余兮思无穷…。”

(图片源自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