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列表

带你聆听“岁月与山河”的歌者

时间:2016/11/2 19:43:59


他的歌声里,听得到“岁月与山河”,他的文字里,看得到“一个男人所走过的路”,他是这个浮躁年代一开口就令人安静的人。

2005年,出道30多年已55岁的他才发行了自己的第一张个人专辑《匆匆》,三十多年来他的作品只有8首得以正式出版,被外界感叹,这是一张迟到了近40年的专辑。单纯从流行音乐这个角度来讲,但就仅仅凭借歌曲《太平洋的风》,打败呼声颇高的周杰伦,获得金曲奖最佳作词人奖、最佳年度歌曲。没有多少人知道他的名字,但是台湾流行音乐历史里又不能少了他这个名字。这位在台湾有着传奇般的声名和事迹,银发满头、身形矮壮的卑南族歌者,这位“原住民歌手”,“海洋蓝调”的演绎者,就是“被称为台湾民谣之父”的胡德夫。


他是一本耐读的阅历——“岁月与山河”

也是在今年夏天,胡德夫出书了,书名如他在《匆匆》中唱到的那样——《我们都是赶路人》。“人生啊,就像一条路,一会儿西一会儿东,匆匆,匆匆。我们都是赶路人,珍惜光阴莫放松,匆匆,匆匆,莫等到了尽头,枉叹此行成空。”——《匆匆》歌词

胡德夫在新书发布会上与马頔、白岩松、李峙畅聊了岁月山河。身为原住民音乐人的胡德夫讲述了台湾原住民音乐的发展历程,也畅聊了自己这几十年创作歌曲的经历和对人生岁月的感悟,不少人表示在他的音乐中能真切感受到“岁月与山河”。

他(胡德夫)知道,变化的时代里,什么不变什么该被保留;他更知道,岁月中,男人,该怎样唱歌。他可能不是舞台上最耀眼的那一个,但当他把岁月与山河装到一个男人的胸腔里,他的声音就可能陪我们走得最远。这,或许是最最遥远的路的另一种含义吧。——《我们都是赶路人》白岩松序

白岩松是胡德夫多年的粉丝,更是亲笔作序力荐。柴静在自己的《看见》里写白岩松:

有次喝了点儿酒,看台湾民歌三十年的演唱会。他喜欢胡德夫,一架钢琴,唱《匆匆》,“初看春花红,转眼已成冬,匆匆,匆匆,一年容易又到头,韶光逝去无影踪……匆匆,匆匆,莫等到了尽头,枉叹此行成空……”他喃喃自语“我恨不能给他跪下”。我回头看到他泪光闪闪。——柴静《最最遥远的路》


他是半个台湾的音乐见证者

胡德夫是台湾原住民卑南族和排湾族的混血儿,是台湾第一个开始自弹自唱表演的歌手。早在70年代,胡德夫曾以一首创作民谣《美丽的稻穗》唱响整个台湾;1973年,举办了台湾有史以来第一场个人演唱会,首唱《乡愁四韵》,是台湾第一个举行个人作品演唱会的歌手。1976年胡德夫的好友李双泽看到满场都是西洋歌曲,非常窝火,轮到他上场的时候,他以一瓶可口可乐作为引子发表演讲,质疑台下的人“我们到底有没有自己的歌?”,并由此引发了台湾大学校园的讨论,而那也是台湾校园民谣时代的开始。可以说胡德夫与杨弦、李双泽一起在台湾开启了堪称日后整个华语流行音乐启蒙运动的“校园民歌”运动,涌现出了叶佳修、梁弘志等一大批优秀音乐人,随后台湾乐坛真正进入了流行音乐时代。

1977年,年轻的李双泽为救落水儿童而不幸溺水身亡,胡德夫也渐渐隐于市,并开始把自己的精力集中到了原住民音乐的收集与创作上,从此他的音乐作品中便始终蕴含着两层含义,一是台湾,二是他自己的少数民族。他的目的很单纯,就是挚友李双泽所追求的:唱自己的歌,现弹现唱,全无掺假。在纪念台湾民歌运动30周年的时候,台湾乐界办了一个盛大的音乐会,罗大佑开场,胡德夫压轴。


他归来,他仍是《大地的孩子》

2016年07月17日,这位须发皆白的的赶路老人,压轴登台“降噪”巡演成都站。

他从他的时代走来,执着赤子之心,怀乡怀土,俯视台下被k-pop污染的众生灵魂,带来《匆匆》、《太平洋的风》、《美丽岛》、《最最遥远的路》、《牛背上的小孩》等堪称时光经典的歌曲。他用唯美的中文歌唱故乡,歌唱童年。

用音乐建起“芬芳的山谷”为歌迷走心降噪。音乐作品中浓重的土地气息和悲天悯人的情怀,经由他那浑厚而真实的歌喉唱出,更添一份独有的悲壮和苍凉味道,听着音乐总有一瞬间,就使得你热泪盈眶,“太平洋的风一直在吹,最早和平的感觉,最早感觉的和平”。

音乐圣殿的故事人

如果你还未听过他的歌,私推荐以下可以感受到个人特色及浓厚海洋原生态民谣的歌曲:

1)首推歌曲《最最遥远的路》,也是白岩松最喜欢的歌曲,最接近音乐的本质就是唱出人生所有的历练;歌词是根据泰戈尔的《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一诗改编的。

2)《芬芳的山谷》那离声中展开一个梦幻深沉的画面,在歌曲结尾处唯有钢琴伴奏的旁白,轻轻吟诵着:让你舒适和熟悉的味道,那是故乡啊!

3)《power in me》是台北听障奥运会的主题曲,由赖声川填词,与布拉格交响乐团合作录制弦乐,并请了来张惠妹一起合唱,将这首足以振奋人心的歌曲带来全新的面貌以及磅礡的能量。

4)《看海》那种“嗨呀哇呼阿嗨呀矣”无意义的声音,在老人的咏叹下有着一种催泪的力量,其实和《鹰》旋律很接近,在苍天盘旋,在大地一层层涌起。

5)《Drifting on my land》“海洋布鲁斯”,不一样的原住民的蓝调;就像他咏叹的那首歌我们都是《大地的孩子》,一片赤子之心。

6)胡德夫的一席演讲《时光》,值得一看。在他的故事中,你可以一边哭一边领悟时光匆匆,无奈谁合。

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是值得敬畏的,音乐,绘画,山海,信仰。胡德夫,他更像一名长者,用迷人的嗓音和独特的旋律,将数不尽的波涛汹涌以童话般平静的方式讲述出来。相比更多的音乐人,他是值得怀着朝圣般的崇敬注视的歌者。